16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16k小说网 >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 181.您和合子一起来补课吧(求月票,求月票!)

181.您和合子一起来补课吧(求月票,求月票!)(1 / 1)

木之本藤隆是漫画《魔卡少女樱》中的人物,是漫画主角木之本樱的父亲,他本人是一位大学考古系教授。

由于这角色的人设在初见的时候让半泽觉得很新颖,所以在小时候看动画片的时候他是有意识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而对于此角色的出处《魔卡少女樱》,这部作品更是称的上半泽的童年回忆。

那部作品的动画版在二十一世纪初曾在中国的电视台晚间档播放。

最开始播放的时候,半泽的年龄才十来岁,因此那部动画对当时还处于中二期的半泽而言相当具有纪念价值。

剧情中,木之本樱在是一个普通的稍微擅长体育的小学4年级女生。

某天,小樱从学校回家,在平常都没有人的地下书房听到了异样的声响。

小樱走下去一看,随即发现在书架上有一本闪耀着金色光芒的书,且里面还装有牌,为此小樱好奇的把书中的卡牌拿了出来进行阅读。

随后身怀魔力的她与卡牌产生共鸣,继而致使整个地下室都刮起了剧烈的风,随后,所有的魔法牌就开始四处飞散。

紧接着,从书中冒出了一个名为可鲁贝洛斯的奇妙生物,它把封印库路牌的钥匙给了少女让少女收回那些具有魔力的库路牌。

至此,少女小樱开始了收复库路牌的道路。

抛开这部作品的后续剧情,半泽在来到这世界之初也曾有猜想过这世界会不会出现魔法。

为此他甚至专门搜索过“大道寺家”这个专有名词和“木之本樱”这个名字。

遗憾的是他什么都没搜到。

不过没搜到并不代表不存在,眼瞅着木之本藤隆都冒出来了……半泽必须重视。

网络不是万能的,既然这世界连道士都有,那魔法自然也可能存在。

通过半泽对木之本藤隆这名字的检索,半泽发现,这木之本藤隆怕真的就是他想象中的人。

此人现在是南京大学的外聘教授,儿子木之本桃矢更是在中国发展的著名纪录片导演。

眼见到桃矢这名字,半泽确信木之本樱八成也在了。

在原著剧情情中,木之本桃矢是木之本樱的亲哥哥。

因此如果木之本藤隆重名是巧合,那没可能连木之本桃矢这名字也重名。

至此,半泽花了十分钟重新整理了对这个世界的新认知。

出了卫生间,半泽在房门口附近撞见了一个穿着挺华贵的美妇。

她一袭白色的裙装,年龄大约四十岁出头,以以上这些线索来判定,这女人大概率就是把自己逼得从中国紧急回来的罪魁祸首——铃木杏。

出于礼节,作为后辈的半泽直树微微躬身对其先行了一礼:“您好,打扰了,铃木夫人。”

铃木杏微微点头,并没摆出过高的姿态,相反的,在认出从卫生间出来的是半泽后,女人还显得特别亲切:“不打扰,不打扰,把这里当成家就行,不必拘礼,随意就好。”

这般说着女人还很是自来熟的扶住了半泽的胳膊往客厅里带。

半泽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好挣脱,只能被对方挽着手戴入会客厅,在这个时候铃木家的不少重要角色都已汇聚一堂。

大厅内,除褚嬴和佐为外,分别还有一名微胖的老人;一名俊秀青年;和一名略有些眼熟的少妇。

老人和青年,先前半泽在静室才见过,他们分别是铃木家的现任家主铃木史郎和下任家主铃木思聪。

见半泽神色困惑的看着少妇,老管家荒木开口介绍。

“半泽少爷,这是二小姐。铃木园子。”

“哦……您好您好……”

半泽恍然,连忙也鞠躬打了个招呼,同时心中释然——难怪这么眼熟,原来是毛利兰她闺蜜。

一番招呼后,半泽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开始寻思该以何种方式何种契机

5与铃木家谈判从而达成他想要达成的计划!

前文说过,半泽今天来铃木家是被逼的。

此来铃木家半泽不仅要证明自己和褚嬴的关系是清白的,还必须帮褚嬴脱离苦海!

他计划的核心部分在于套话和录音!

只要半泽能录下部分铃木家家主或家母对自己女儿失忆后任然不顾女儿意愿依旧强逼女儿和道明寺昊在一起的言论。

那届时等待铃木家的就是半泽牌大馒头。

不是半泽直树吹,只要给他足够的证据他能用现在自己的热度让铃木家集体经历正爽式社会性死亡!

半泽目前的热度和知名度摆在哪儿!短短的五天时间,粉丝数破七八百万。

有这些为依仗,他想把事情炒热起来会非常简单。

但该怎么开口呢,这一家子从自己进来就和颜悦色,这也让半泽如今反倒有点下不去嘴。

踟蹰着,犹豫着,位于上座的铃木史郎和铃木杏同时也在不着痕迹的打量半泽。

铃木史郎其实早些年见过半泽几次,但前几次见面都不算愉快。

距史郎上次见半泽已是一年前,一年的时间给了这少年天翻地覆的变化,身高高了一个头,气质和谈吐也判若两人。

和年前相比如今的直树完全是一表人才,要能力有能力,要靠山有靠山!

倘若这孩子真能成为儿子思聪的助力以及女儿合子的夫婿,那的确比道明寺昊更为合适做自家的女婿。

由于铃木史郎的目光太过炙热,半泽抬起头回望后者……

半泽发现——看自己的铃木史郎看似和蔼,但其实也有几分常人没有的不怒自威。

这种气息表明了此人长期惯于命令人。

一想到这双夫妇平时铁定没少做坏事和烂事。

半泽站起身来,打算快刀斩乱麻把先前编造好的谎言说出。

半泽直树率先开启话匣:“铃木家主您好,这次冒昧前来打扰了!”

铃木史郎摆着手,客套道:“不打扰,不打扰,直树你来了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告诉你哦半泽,你不来和来是不一样的,因为你家里都不一样了,用中国的成语来怎么来描写,——……嗯……蓬荜生辉!”

半泽直树回道:“您过誉了。……那个我这边过来您也应该大致知道原因吧。”

“知道。”铃木史郎摆了摆手,淡淡笑道:“你不用担心,合子方面会好好说服的,以后半泽家和铃木家就是一家人。您和合子恋爱我全力支持……”

“咳咳咳……什么!!”

还没等半泽接话,一旁的铃木家的前任惹事王铃木园子被呛到,喝着咖啡的她一口气把嘴里的咖啡都喷了出来

“合子和半泽君恋爱……!”

她口齿不清的说着,嘴角还留残着咖啡渣。

铃木史郎眉头紧蹙,一拍桌子冷哼道:“成何体统,园子。铃木家的脸面到哪去了!”

“不是…………开始玩笑……合子和半泽君是……”铃木园子结结巴巴的说,使出分头术的她一双眼睛来回在半泽和妹妹身上瞟!

“你想好以后在说话,园子!”铃木杏看了这继女一眼,脸色相当难看。

这老公前妻生的女儿他如今是越看越不顺眼。都多大人了,还这么大呼小叫。

……这在未来姑爷眼里得造成多坏的印象!

“园子小姐……其实伯父伯母误会了。然后……我并没有在追求铃木小姐。我是为了救合子小姐,表现自己的诚意,才特别这么早来铃木家的。”

“…………”

静……死一般的安静。

半泽派打脸说来就来。

与此同时,褚嬴很配合控制身体站到了半泽直树的身后。

“各位应该知道,我和合子小姐其实一开始是有仇的,……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我还把合子小姐送进过警察局。”

“不过这事毕竟都过去了,下面我说重点。事实上,一直到在前几天我依旧把合子小姐当仇人,直到教我围棋的老师让我放她一马。”

“教你围棋的那个中国人?……”

铃木园子是初次听到这半泽瞎编的八卦,一双美眸满是好奇的打量半泽。

半泽直树点点头,神情显得异常真挚:“对,就是那位老师。同时也是那位老师要求我不要为难铃木的。我因为收了那老师很多恩惠,所以我才放了铃木。所以,我和铃木的关系绝不是她口中的我喜欢他!”

半泽说到这还不忘又狠狠的瞪了眼褚嬴!

“而这些解释我先前也大致的用文字解释过了。我今天前来,是为了令女的学业问题。”

“铃木家主,我们客观一点做判断您……您觉得您女儿真的是读大学的料吗?

“她现在除了语言能力,其他的都是刚刚起步,连阿拉伯数字都不认识,这样子从零学起真的会非常累。”

“与其如此,我觉得您不如让她在喜欢的围棋上发展看看,我和您女儿下过棋,她的实力至少是职业四段。”

“因此,可否给我一个面子,给半泽家一个面子让铃木合子证明一下自己。以前的她或许玩物丧志,但靠着下棋养活自己一定是可以的,而且我相信两年内,她一定可以用下棋还清先前所有的赔款。”

半泽铮铮有词的说着,身后的褚嬴则被半泽的一连串拜托所惊艳……太帅了……感觉就像看韩剧白马王子在救公主?

等等……为什么是救公主……

想到这,褚嬴连忙摇晃脑袋,双手合十对铃木杏和铃木史郎拜托道。

“……是……是……妈妈拜托了,我一定不会再给家里丢人!让我下棋吧,让我用下棋养自己。”

褚嬴说的很坚决……但铃木合子的父母会相信半泽的一面之言吗?

显然是不能!

不读书就下棋,这不是扯淡吗!

沉默中,只感觉自己被戏耍的铃木杏压着火气对半泽宣布道:“半泽君,您的好意心领了。但作为母亲我更清楚我的女儿适合什么!?该做什么!?棋手?你不觉得可笑吗……”

“合子的性子我清楚不过,您能以德报怨我感谢您……但作为母亲,我觉让她至少要高中毕业也是必须的。你的这种【只下棋,不读书】的做法太荒诞,请帮我转告你的老师,要做棋手至少也得高中毕业。而且我还没过问您的老师不经过我允许就教合子呢?”

“然后,……你或许不喜欢合子,但我感受的到我的女儿的确是喜欢你……同时你也应该很在意合子吧,否则也不会连夜赶来。”

“因此,你暑假有意来我们家补课吗?我想合子看到你来了,补习的一定会更加认真,而你的补习费用和食宿我们铃木家全包了,直树君你看怎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