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16k小说网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 第68章 何人得天霜

第68章 何人得天霜(1 / 1)

洛阳雄踞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伊、洛、瀍、涧四水流贯其间,四周群山环抱,形势险要。

自杨广于此营造新都,又开凿了大运河之后,洛阳已然超过大兴,成为天下的中心。

沈元景与石青璇、红拂一行三人,上得酒楼,男俊女美,还有一人纵然带着面纱,可遮掩不住超然出尘的气质,是以十分显眼,很快便被人认了出来。

或许是他历来高傲,极少与人打交道,这酒楼里面,又都是些江湖底层,自惭形秽,便也无人上前打搅。

沈元景望着大运河上商船如织,轻轻吟道:“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好一个‘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沈先生眼光独到。”王通从楼梯口走了上来,旁边还跟着欧阳希夷,他走到窗边,往下看了一看,叹道:“虽然杨广开辟此河,仍旧是为了南下扬州享乐,可也算是件罪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沈元景摇头笑道:“我若身为运河底下的冤魂,恐怕管不了子孙后代如何,现下能够吃饱穿暖不遭灾祸,已经是顶好的日子。”

王通默然,叹道:“谈何容易。太平时节,从古至今,也没有几天,况且纵然是盛世,小民亦不见得好过。我听闻沈先生曾经做了首曲子,道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真是至理名言。”

沈元景也轻叹一声道:“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无论如何,治事总好过乱世,万民总会有一口饭吃。”

欧阳希夷却是无所顾忌,笑道:“这便是你撺掇李家小二,脱出李阀,另起炉灶的初衷么?要再造一个开皇治世?”

他毫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接着道:“不过我观那小子与隋文帝差得太远,倒是和杨广那昏君性子相似。”

沈元景淡淡的道:“天下性子和我相似的人,也十分之多,你还能认识哪一个?”

王通哈哈一笑道:“是极,是极。西施东施同时皱眉捧心,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能得沈先生垂青,李世民定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他是天下间最能明白沈元景能力之人,连石青璇等也只知师父武功高强,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却不懂得其儒学功力深厚,道家修养高妙。

只是沈元景与之论道时候,既有理学,又谈心学,间或其他各种派别,怕不是有七八种,叫人难以窥探他志向如何。

欧阳希夷在一旁试探的道:“今次李世民首次出手,便打破襄阳,威震天下,想来下一步便是要攻占长安了吧。”

“好啊,难怪你急匆匆的拉我过来。”王通笑骂道:“原来是替王世充打探军情来了,他照着隋文,也差得远了吧。”

欧阳希夷尴尬一笑,连忙扯开话题道:“青璇侄女,你上次那番装扮,可是瞒的我好苦啊。”

石青璇淡然答道:“欧阳伯伯勿怪,青璇实在是有些不方便之处,现下借着这杯酒水,向你赔罪了。”

她轻轻掀起面纱,将杯酒一饮而尽。只是露出一个如玉般下巴和一抹淡红的嘴唇,便让楼内关注此桌的众人神魂颠倒,见她放下面纱,又都怅然所失。更有甚者,止不住发出一声惋惜叹声。

欧阳希夷面色一变,站起身来,冷哼一声,震得楼内嗡嗡作响,凌厉的目光扫视周围一圈。众人撞上他饱含杀气的眼神,纷纷凛然,不敢逗留,结账下楼。

过得片刻,偌大的二楼就只剩下两桌,除却他们,只剩下一个客人,坐在角落里头,正背对他们,独自一人自斟自饮。

这人头发乌黑,束了一个文士髻,背影修长优雅,透出一股飘逸潇洒的味儿。沈元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并不说话。

此时还敢留下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欧阳希夷也不在意。说道:“青璇侄女严重了,你看刚才那些人的丑态,便知道你若不做遮掩,该是怎样的麻烦缠身。”

石青璇笑笑,也不说话。他又对红拂道:“这位女侠英气勃勃,未请教大名。”

红拂对这种老前辈不敢怠慢,答道:“晚辈张出尘,唤我红拂即可,乃是师尊的二弟子。”

欧阳希夷还不觉如何,王通有些诧异,问道:“我记得沈先生出世以来,先收的弟子乃是寇仲和徐子陵两位小兄弟吧,为何你做了二弟子?那他们算得第几?大弟子又是哪位?”

红拂肃然道:“青璇师姐要继承师父衣钵,自然是大弟子。至于寇仲和徐子陵两个小子,年岁比我小,武功也不比我高,排在我后面,做两个师弟,不是理所当然?”

“谁说我们要做师弟的?”噔噔噔的几下,寇仲跑上二楼,紧接着徐子陵也上来了。两人走到沈元景等人面前,行过礼后,寇仲笑嘻嘻的说道:“这位美人儿师妹,你入门晚,当然我们才是师兄。”

红拂看不过他俩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模样,冷笑道:“咱们华山派的规矩,你们难道不懂?”

徐子陵顿时不服气的道:“谁说我就当不了师父的衣钵传人。仲少和我今次用傲寒六绝与无名剑法,诛杀任少名,可是替师父壮了声威。你又会些什么,做得什么?”

红拂不屑的道:“你说的这两种武功,我亦知道。厉害倒是厉害,不过这样的武功,师父少数会十几种、几十种,也算不得门中嫡传。”

寇仲和徐子陵对视一眼,故作轻松的说道:“哦?那什么算得嫡传,难不成师父把天霜拳教给了你?”

石青璇诧异的看过来,对天霜拳的重要性有了一定猜测。红拂摇摇头道:“我哪有资格学这门功夫,是大师姐。”

她一指旁边的石青璇,两人脸上异色一闪而逝,看了一眼沈元景,又嬉笑的道:“上次见青璇妹子,还只不过和我们一样是客人,没想到今次就入到师父门下了。曲傲的那三个弟子可是极不好对付,我们都费好一番工夫才摆脱,却叫你打伤驱赶,天霜拳真有那么厉害?”

他们言辞之间,仍旧是不肯承认石青璇为大师姐。众人先扫了一眼石青璇,又看向沈元景,想知道他如何分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